無障礙

都昌歷史名人——元著名教育家陳澔

時間:   2017-09-20 來源:   編輯:   都昌縣管理員

   陳澔(1260-1341),字可大(一說可久),號云住,又號北山叟,宋末江西都昌北炎鄉馬坡村(今洪家舍)人,陳大猷之子,是南宋著名思想家、教育家朱熹的四傳弟子(黃干—饒魯—陳大猷—陳澔)。元代至順年間,陳澔在都昌縣城創辦云住書院并講學其中,又稱經歸書院。故人尊稱他為”經歸先生”,意在倡導經學的弘揚與回歸。他博學好古,為人師表,入元后不求聞達,故終生不仕。所著《禮記集說》是明清兩代學校、書院之御定標準教材和科舉考試的必備范本。他曾于元代至元年間(1335-1340)主教白鹿洞書院,一時間士子云集,文人蜂至,達到元代鼎盛時期。陳澔是個飽學淡泊之士,年八十二歲才無疾而終。元代詩壇四大家之一、文學家、教育家虞集親題其墓曰:“經歸陳先生墓”。明天順年間(1457-1464)太常寺少卿劉定之奏請將陳澔從祀于先圣廟庭。明孝宗十七年(1504),江西巡撫、都御史張本,提學副使邵寶奏準其從祀白鹿洞書院宗儒祠,清代又從祀白鹿洞書院紫陽祠。在家鄉,明弘治年間,奏準修專祠(先賢祠)祭祀,頒祭品,祝文旌表,可見流傳之遠矣。 

  經歸書院,是都昌存世時間最長,影響最大的書院之一,曾為都昌地方文化的傳播和人才的培養作出過重大貢獻。它始建于元代至順間(1330-1332)。明代弘治十五年(1502年),知縣王珀楊重建,祀元儒陳澔,因陳澔字云住,亦稱云住書院。除春秋二祭之外,余皆讓”諸生以時讀書司禮其間?!辈⒅糜袑W田。萬歷年間,張居正毀天下書院,云住書院仍得到很好的保護,只改名為云住祠而巳。崇禎六年(1633年),知縣陳嗣清增建書舍多間,旋遭兵燹。清代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,知縣曾王孫和陳澔十四世孫陳臬訓重建堂室,更名經歸祠,專祀陳澔并繼續辦學。1942年6月,日本侵略軍攻陷都昌縣城,這座都昌有名的教化之地才被異邦軍人毀滅。

  陳澔是元代著名的理學家和教育家。幼承家祖、家父之學,潛心經術,深有收獲,尤精于《易》、《書》、《禮》。他的一生著述很多,但除《禮記集說》外,大都散失?!抖Y記集說》一書與《四書》(朱熹集注)、《易》(程頤注)、《書》(蔡沈注)、《詩》(朱熹集注)、《春秋》(胡安國注)一起,曾是明清兩代學校的“御定課本”和科考的統一標準。自明代永樂以后數百年中,《禮記》一書專主陳澔之說,影響頗為深遠。明鄉賢余濂在《題請陳澔從祀奏》中也指出:“閭閻之誦服,學校之教養,科目之選舉,皆不外此?!睘樽⑨尅抖Y記》,陳澔親自為之作序,序中言道:“前圣繼天立地之道,莫大于禮;后圣垂世立教之書,莫先于禮。禮儀三百,威儀三千,孰非精神心術之新寓,故能為天地同其節?!笨梢婈悵粚ΧY的看重。在《禮記集說》中,陳澔承繼師說,但又對教育問題多所闡發,不乏真知灼見,如解釋”教學為先”時說:“以立教立學為先務也?!苯忉尅苯虒W相長”時說:“學然后知不足,謂師資于人方知巳所未至也。教然后知困,謂無以應人之求則自知困辱也?!薄敖虒W相長謂我之教與資人皆相為長益也?!绷η蟆币蕴姑髦f,使初學讀之即了其義?!币槐窘炭茣?,被欽定通行達五百多年之久,這在中國教育史、科舉史上頗為罕見。陳澔與他的書院教學和著述活動,曾在中國書院史上留下重要的一筆,《宋元學案》中立有專傳以記其人其事。

  陳澔系江州(今屬德安)義門陳氏后裔,是為江右著名的教育世家、文化世家。遠祖自北宋嘉祐間陳氏分莊時遷居都昌,陳澔祖輩幾代述經,祖父  陳炳,字奮豫,淳祐四年(1244年)進士,治《禮》,屢有所得。父陳大猷,是饒魯的學生,為朱熹的三傳弟子。史書稱他“師事雙峰先生十有四年,……所得師門講論甚多?!痹枷爰?、教育家吳澄說他:“可謂善讀書,其論《禮》無可疵矣?!标惔箝?,字文獻,號東齋,為開慶元年(1259年)進士,“歷仕從政郎,改惠州判官,著有《尚書集傳會通》?!彼陂_慶年間在都昌創辦東齋書院,陳大猷對《書》、《易》、《詩》、《禮》等都很有研究,尤精于《禮》。所以其子陳澔對書院的熱心,對《禮》的傳注可謂家學淵源,一脈相襲。宋末著名的愛國丞相江萬里就是陳大猷的外甥,與陳澔是姑表兄弟。兄弟倆來往親密,治學和做人相互影響,相互砥礪。陳澔生五子,三子陳師凱,字叔才,也究心理學,嘗纂述《書經蔡沈旁通》行于世,后進多宗其學行,陳氏祖孫四世皆以辦學與著述有功圣教被后世傳為佳話。

  陳澔出生在南宋末期,是在元順帝至元初(1337年前后)主教白鹿洞書院的,已是七十高齡的藹藹長者,既不存在氣節也不存在出仕。他曾在自撰的碑文里每每提及白鹿洞生,且落款為白鹿洞書院陳澔,可見他對白鹿洞書院是有深厚的感情的。

  元時,白鹿洞書院隸屬于江西行中書省南康路。在蒙人入主中原的八九十年間,巳知主掌白鹿洞書院的并不多,僅見至正年間南康路總管陳炎酉修復書院,余干吳德昭、鄱陽柴實翁、星子葉宗仁、豐城熊自得、都昌黃慥等幾位主講書院。無論是名氣還是學識,這幾個人都無法與陳澔相比。特別需要指出的是:元代的山長非大儒或名宿莫任,且概為學官,由禮部及行省宣慰使選任,與教授、學正、教諭等一體考核轉遷,陳澔入主白鹿洞書院二三十年后,書院才被毀掉。直到明代正統、成化時,白鹿洞書院又達到了一個空前的繁榮發展期。所以說,陳澔主講白鹿洞書院有著承前啟后、繼往開來的意義。

  正因為他在家鄉創辦書院多年,以培養人才,振興教育為己任。來白鹿洞書院后,又主講這所天下著名的書院,作《禮記集說》與理學大師朱熹等人的著作一起名揚海內,故而他的厚德名望一直激勵著明清兩代的莘莘學子。他好學慎行,淡泊名利的人品、學問也受到后人的尊崇。自明以來,地方上的官員、家鄉的學子或題請從祀膜拜,或為所辦書院作記,或賦詩以贊揚,可以說他既是都昌地方上少有的歷史名人與學者,也是白鹿洞書院史上的一代先賢與宗師。

  • 相關附件:
男男春药强制play_捏胸吃奶吻胸有声动态图_开小花苞好爽紧嫩_日本高清高色不卡免费视频_破学生疼哭了处欧美在线观看_公好大好硬好深好爽